媒體關注

廣州的首部城市傳記《廣州傳》出版

來源:新快報·ZAKER廣州 2020-5-20 發布時間: 2020-05-21 09:13:07

5ebb84196f968.png


廣州是一座什么樣的城市?

是承載兩千兩百多年時光的歷史名城,是海上絲綢之路的東方源頭,是屹立不倒的繁盛商港,是 " 千年商都 " 與 " 天子南庫 ",也是是禪宗的發源地,是明代的心學重鎮,是南方的文化中心。

作為擁有 2200 多年歷史的國際化大都會,記載廣州發展歷程與城市變遷的史書、縣志,分析其對外貿易、文化傳播、宗教環境等方面的論文、著作可謂是不勝枚舉。但尚無一本面向大眾的、全面講述廣州城市史的通俗文學讀物。而有著獨特歷史文化底蘊的廣州,也亟需一部屬于自己的傳記,為其兩千多年的歷史與獨具特色的文化作注。

日前,廣州的首部城市傳記《廣州傳》正式出版。《廣州傳》以城市傳記的文體,對廣州城市歷史寬度和城市細節的厚度做了精心摹寫,塑造了一個鮮活的城市形象。

該書分上下冊,由被譽為 " 廣東文化代言人 " 的葉曙明先生執筆、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通俗、深入、詳細地梳理了廣州歷史細節。時間跨度從新石器時代到 1949 年。全書分四條線書寫:一是城市形態的變化。這座城從無到有,城池、建筑、街道等形制和毀建過程。二是生活形態、衣食住行玩的變化。如唐朝的廣州人、宋朝的廣州人衣食住行有何變化等,同時包括民間的各種習俗、節慶。三是經濟形態的變化。通過對廣州商業、尤其是對外貿易和商人軌跡的追溯,體現了廣州在海上絲綢之路的位置與作用。四是文化形態的變化。包括廣州的文化和教育傳承、民間工藝等方面的變遷。

可以說,《廣州傳》是一張介紹廣州的名片,是一扇了解廣州的絕好窗口,它不是資料的枯燥堆砌,而是以充滿感性的筆觸,飽含情感地敘述這里的種種故事與獨有氣質。在葉老師的筆下,廣州人的市井生活、民生細節被細膩的展現出來,充滿了煙火氣,也體現了作者對于廣州這座城的深深摯愛。



5ec3cead6227683f470000b1_1024_副本.jpg


【作者簡介】

葉曙明,廣東作家,近代史研究者,頗具代表性的廣東歷史文化專家,有 " 廣東文化的代言人 " 之稱。1980 年起開始寫作,并從事圖書編輯出版工作,曾任職于花城出版社、廣東省出版總公司、廣東瀟灑雜志社、廣東教育出版社。有著作《草莽中國》《軍閥》《重返五四現場》《百年激蕩:20 世紀廣東實錄》等。


作品詳細介紹


一、第一部廣州城的文學傳記

廣州作為擁有 2200 多年歷史的國際化大都會,記載其發展歷程與城市變遷的史書、縣志,分析其對外貿易、文化傳播、宗教環境等方面的論文、著作不勝枚舉。《廣州市志》《廣東通志》《廣東新語》《番禺縣志》《廣東城坊志》等歷史文獻為研究者提供了詳實的史料。

但目前尚無一本面向大眾的全面講述廣州城市史的非虛構文學讀物。《廣州傳》作為廣州的首部城市文學傳記,融匯了諸多歷史細節,梳理大量文物、文獻與相關史料,深入研究和挖掘嶺南文化、廣府文化的內涵,是對廣州傳統歷史文化的重要傳承,也是不可多得的文藝精品力作。

作為非虛構的文學傳記,紀實性是基本要求,寫作時不允許任意虛構拼接,必須言之有物,但與一般的歷史文獻不同之處在于,文學性是傳記的典型特征,在傳記中,作者可以選擇、組接,在文字中滲透自己的情感、想象與推測,它需要用藝術的手法加以表現,以傳達作者的愛憎,從而達到傳神的目的。

廣東人民出版社肖風華社長說:" 作為一個綜合性大社,廣東人民出版社在城市傳記這個體裁領域將以《廣州傳》為契機,接續延攬大家名家,打造一批寫得好、留得下、耐讀耐品的非虛構精品。"


二、兩年時間互動醞釀,悉心打造

2016 年,譯林出版社推出了彼得 · 阿克羅伊德所著的《倫敦傳》," 透過一扇扇窗戶去窺探一幢大樓 ",呈現了倫敦城上下兩千年的歷史,揭示了倫敦如何在從遠古到現代的歷史洪流中淬煉成形,展示了倫敦的 " 不可窮盡 " 的特質。該書在國內引起諸多關注,激發了部分作者創作一部所生活的城市傳記的欲望,葉兆言先生的《南京傳》便因此而生。

隨著《南京傳》《深圳傳》等圖書的陸續問世,城市傳記也日益成為了一大出版熱點。葉兆言先生認為南京作為六朝古都,是僅次于北京特別適合講中國歷史的城市,他便從南京為基點切入,來敘述中國的歷史。

而廣州不同,作為千年商都,它地處中國大陸的南端,遠離政治中心而瀕臨大海,具備與中原城市完全不一樣的城市性格與特質。

而作為海上絲綢之路起點之一,有著獨特歷史文化底蘊的廣州,也亟需一部屬于自己的傳記,為其幾千年的歷史與獨具特色的文化作注。由此,《廣州傳》應運而生。

本書自 2018 年下旬就開始策劃,首先需要選定作者,責任編輯汪泉先生列出了四條苛刻的挑選標準。放眼廣州,唯有葉曙明先生可堪此大任。有 " 廣東文化代言人 " 之稱的葉曙明先生欣然接受了約稿,將此書視為其描繪廣州的集大成之作。

這兩年來,葉曙明先生與責編緊密配合,保持高效溝通,溝通探討城市傳記這一文體特征,對于本書的素材、文獻、史料進行精心篩選,商討書稿的內容架構,甚至一起到實地進行尋訪探查,積累了第一手、獨家的詳實材料。

經過兩年的不輟筆耕,洋洋灑灑近六十萬言的《廣州傳》,終于成稿。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時,習近平總書記曾親臨廣東視察并發表重要講話,為響應習總書記對廣州、廣東的重要指示要求,廣州推動 " 四個出新出彩 " 行動方案。《廣州傳》作為廣州市的第一部城市傳記,梳理了大量文物、文獻與相關史料,深入研究和挖掘嶺南文化、廣府文化內涵,是對廣州傳統歷史文化的重要傳承,也是不可多得的文藝精品、" 出彩 " 力作。


三、作者需要符合四個條件

為偉大城市立傳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正如英國《名利場》說:" 倘若倫敦能夠給自己選一位最佳的傳記作家,他肯定是彼得 · 阿克羅伊德。" 當下,如果要為廣州市著書立傳,該選哪一位作家呢?

一、作家必須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人,故鄉的一切都融入他的骨血中,寫出的文字必然是深邃多情的,因而才能創作出無出其右的作品;

二、此人須是一個成熟的文學家,有經典的代表作,在業界有廣泛的影響力和關注度;

三、此人還必須同時是一位史學家,能夠站在歷史的角度,梳理廣州這座城市的發展歷程,以客觀中立的視角去記錄它經歷的磨難與輝煌,才能以成熟穩重的姿態娓娓道盡千年時光,以老友的身份講述 " 也無風雨也無晴 " 的往事;

四、這位作者的年齡應該在六十歲以上,年過花甲,人定然有一種滄桑感。一個作家,要成就一部橫跨兩千五百年歷史的城市傳記,這意味著他需要具備了豐富的人生感受和經歷。

在廣州,唯有一人可以堪此重任,他就是葉曙明先生。

葉曙明先生是廣州著名作家,八十年代與莫言、馬原、洪峰、孫甘露、蘇童、潘軍、余華、格非、北村、葉兆言等當代著名作家齊名,曾被文藝評論家、臺灣大學蔡源煌教授稱為 " 當今華文世界最具潛力的作家之一 "。

他也是一位土生土長的 " 老廣 ",有大量中國近代史和廣州史方向的著作,其小說代表作有《環食 · 空城》。上世紀 90 年代后改寫歷史類題材。他寫歷史題材有兩個方向,一是中國近代史,二是廣州史。他的史學路線是清晰的,關于中國近代史的著作有 " 近代史三部曲 "《大變局:1911》《重返五四現場:1919,一個國家的青春記憶》《中國 1927 · 誰主沉浮》,還有《大國的迷失》《軍閥》《草莽中國》《共和將軍》,廣州史的系列也有很多,如《百年激蕩:20 世紀廣東實錄》(三卷,計 150 萬字)《其實你不懂廣東人》《廣州舊事》《萬花之城:廣州的 2000 年與 30 年》《廣州往事》《水城記憶:廣州河涌史》《雕刻美色:廣東玉雕》《最是夢縈家國:霍英東與改革開放》等。他的《其實你不懂廣東人》一書曾經引發國內關于廣東人現象的討論,被稱為 " 廣東文化的代言人 "。

顯然,葉曙明先生是《廣州傳》最合適不過的作者人選。


四、內容龐大涵蓋面諸多歷史細節

城市傳記不同與古代的志書,不能只站在統治者的視角來記錄王朝興衰與歲月如梭,在葉老師的筆下,廣州人的市井生活、民生細節被細膩的展現出來,充滿了煙火氣。城坊歲月才是流淌于 " 廣州 " 這一概念整體脈絡中的血肉與細胞,千千萬萬普通的廣州人塑造著這座城市的特質,兩千多年來,無數弄潮兒匯聚于此,將廣州打造為中國獨樹一幟的海闊天空之城。

有人說,廣州是 " 人間 ",不是那種高天之上的疏離,整個城市充滿了努力經營生活的人間煙火氣,不濃不淡的氣質,別具一格,剛剛好。

每天清晨,薄霧還未散去,人們睡眼惺忪,打著呵欠,從房子里走出來,有如無數涓涓細流,向四面八方淌去,寂靜了一晚的街道,漸漸響起了腳步聲、說話聲、咳嗽聲,最初是竊竊低語,然后很快匯成喧鬧的海潮。井臺打水的聲音,公雞的啼聲,鳥雀在枝頭 " 囀嚦嚦 " 地唱,兩條瘦狗在街頭互相追逐,一輛牛車從街上 " 嘎吱嘎吱 " 經過,趕車人蜷縮在車篷下,半閉著眼睛,搖搖晃晃,好像還沒睡醒一樣,但街道兩旁的人,已收拾器具,準備營生了。各種各樣的聒噪,嘈嘈嚌嚌,顯示城市開始蘇醒。

廣州不追求精致,甚至有點散亂,但讓人感覺到自由、長期性,甚至是某種仙氣兒。

鎮海樓重新修繕的時候,屈大均稱其 " 巍然五重,下視朝臺,高臨雁翅,實可以壯三城之觀瞻而奠五嶺之堂奧者也 "。但是廣州人對文雅的名字,歷來都沒有特別感覺,他們就喜歡把文人絞盡腦汁想出來的優雅名字,改一個通俗粗鄙的 " 別名 ",在市井里," 五層樓 " 的知名度,遠大于 " 鎮海樓 "。

文德路的致美齋醬園門口,擺放著一對石磨,長年緩緩轉動,一個出麻油,一個出麻醬,從店內飄出的醬油和豬腳姜醋的氣味,香透了整條街," 未到其門,先聞其香 " 成了它的活招牌。而它的對面,就是兩千多年前的趙佗南越王宮署。

古書上描寫的那個漲海連天,瘴氛彌地,蝮蛇蠚生,疾癘多作的窮山惡水,與今天云廈如林,道路如網,車水馬龍,日新月盛的廣州,是同一片土地嗎?那些駕著扁舟,擂著銅鼓,出沒于江滸河汊的羽人,與眼前滿街衣著光鮮,拎著大包小包,帶著歡聲笑語走過的廣州人,重合得起來嗎?他們是同一片土地養育的兒女嗎?是他們前赴后繼地創造了這座城市的嗎?

是的,就是這片土地,就是這些人們。


五、作品飽含著對廣州的摯愛

廣東人民出版社總編輯鐘永寧先生曾多次表達了這樣的編輯觀:" 無論何種形式的作品,重要的是作品想要傳遞給讀者什么,有什么和沒有什么,是什么和不是什么,值得或并不值得,有了這些作品的內涵,編輯有了這些辨析,這才能顯示一個編輯的對作品的價值判斷,也是一個編輯的價值所在。"

一部不迎合讀者的作品就是有個性的作品,反而往往受讀者深愛。葉曙明先生是本土的廣州人,這里的一草一木、一縷煙灰、一杯早餐茶都是他心中摯愛。站在歷史的角度,以文學家的眼光,娓娓講述自己故土的千年往事。作者的筆觸飽含情感地敘述家鄉的種種故事與獨有氣質,這種具備親和力與市井氣的寫法,使得城市的傳記不像傳統的城市研究著作那樣中立冰冷,更有幾多對這片土地的深摯之愛。

譬如,城市一次又一次的毀滅,又一次次地重生,在歷史的長河中,廣州人的生活從如浪奔浪流,從尖峰跌到旋渦,廣州城亦如一個人,被擊倒,站起來,再次被擊倒,再次重生,一次次被摧毀、被破壞、被重建本身,都成了這座城市歷史的一部分。作家無不痛惜,作家的筆下流著淚水。

廣州城的外延在不斷擴大,文化內核也在沉淀,臻于包容開放、多元精彩。當廣州街頭的新釀的酒開壇之日,那些好酒者無不欣喜前往,最終在街上歌之舞之,足之蹈之;當春日來臨,花市開放,那些頭戴獻花、陪同著愛侶的古代男子,走在南國熏風中,其情怡然,其心恬淡,不亦歷史長河中一抹最為生動精彩浪花嗎?


六、劉斯奮、李敬澤、謝有順、鐘曉毅鼎力推介

責編在多方打聽后,終于找到了茅盾文學獎得主劉斯奮先生的電話號碼,通過短信,向劉斯奮老師表達了為廣州立傳的想法。不料,在短暫的三小時后,劉斯奮老師打來電話,他說:" 為廣州立傳是前所而未有的,這是好事,也是一項出版界的工作創新;請葉曙明作為著作者,也是非常符合這部著作的條件,非常好,他的作品我讀過不少,人我還沒見過,但我相信這是一部值得出版、值得閱讀的好作品。" 后來,在圖書即將出版前,責編再次請他向讀者推薦此書,他欣然答應。中國作協副主席、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李敬澤先生也欣然表示了對這部著作的期待,他曾經多次說過,廣東省在文學創作領域尚有許多待開墾的處女地,《廣州傳》應該是很重要的作品,看過樣章后覺得很是期待,同意推薦。廣東省作協副主席、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評論家謝有順先生不僅愿意親自題寫書簽,還痛快答應積極推介該書。作為廣州本土學人、重要的文學評論家、廣東省社科院文學研究所所長鐘曉毅女士為本書專門寫了富有粵語韻致的推薦語:" 傳記歷史廣州,觀照人文廣州,洞見未來廣州。《廣州傳》,好嘢!"

 

香蕉在线视频